中华周易研究会
水时时野良-->罗德岛的圣骑士-->第四章 生命之杖
第四章 生命之杖

  史帕克决定先回到希鲁特一趟。他亲自骑马前往协助追击黑妖精的希鲁特太守蓝迪尔身边,通知他们发现了盗贼并已经打倒的消息,并请太守命令各小队在街道上集合。等到大家都已经到齐之后,便浩浩荡荡地回到了希鲁特。

  蓝迪尔及其他骑士都称赞史帕克立下了功劳,然而史帕克的心情却仍然沉重。虽说莱娜捡回了一条命,不过她却还没恢复意识,加上他们追到的黑妖精竟然只是个诱饵,即使打倒他们也是大功一件,但在没有夺回水晶球之前,根本就称不上是达成了任务。

  蓝迪尔表示将以快马前往王都转达这个消息。他很明显是希望卡修国王能对今后作些裁示。由于弗雷姆军已经出征了,所以卡修国王现在应该在沙漠之街海文。他已经立下了攻下亚拉尼亚各都市,以及从北方解放卡诺之前绝对不回王都的誓言,而且卡修国王宣称要在两个月之内达成。

  不只是年轻骑士,连身经百战的老练骑士也对此提出了质疑。亚拉尼亚是罗德斯岛上夸称拥有四百年历史的最古老王国,即使现在因为内战而疲弊,但仍然是一大强国,加上那儿是魔术兴盛的土地,军中一定有为数不少的魔法战士的。

  要说弗雷姆不及他国的地方,那便是魔术师的人数了。虽然在莱丁归顺之后,弗雷姆获得了居住在自由都市中魔术师们的协助,然而真正对王国忠诚的魔术师,只有史列因及其门下的弟子,人数甚至不满十个。其中除了史列因之外拥有导师级实力的,只有现在协助史帕克的亚尔德·诺伯,以及被黑妖精所杀害的亚哈特。在亚尔德·诺伯没有参加战争的现在,史列因在战场上的负担可说将会十分的沉重。

  其中最值得弗雷姆依赖的便是战神麦里的神官战士团了。高司祭夏莉也认同这次的战争是基于正义,因此肯定会提供全面的协助。

  一想到战争就开始坐立不安。为了好好研拟今后的行动,史帕克打断了自己的思绪。

  回到希鲁特的时候,太阳早就已经下山了。

  如今史帕克位于太守公馆的客房里。他坐在一张圆凳子上,视线则落在眼前的那张床上。

  躺在床上的是换上了睡衣的莱娜。其他同伴应该还在跟太守一起吃晚餐,或许现在已经在小酌几杯了。

  史帕克很快解决了晚餐之后就来到了这个房间。由于太担心莱娜了,他甚至记不清刚才吃过了什么。

  在吃饭前少女又对莱娜使用了一次治疗咒文,所以她的脸色已经完全恢复了。

  史帕克深深感谢众神的慈悲。他信仰所有的光之众神,这跟罗德斯岛上大部份的人是一样的。所有的神都是存在的,并且人们都可以经由司祭享受众神伟大的力量,所以并不需要勉强自己去信仰特定的神明。

  史帕克看着莱娜安详的睡脸,照旧考虑着今后的行动。

  总之还是要先前往瓦利斯。毕竟转交卡修国王的亲笔信函也是他的任务之一。只不过在史帕克他们抵达瓦利斯王都洛依德之前,埃特国王应该早就收到其他人送来的信了。除了史帕克之外,还有其他的正规骑士以使者的身份先来到了瓦利斯,由于弗雷姆跟瓦利斯境内应该没有刺客,所以应该是会平安抵达的。虽然自己身上的信无疑是卡修亲笔所写的,但这只不过算是预备用的罢了。

  那么要不要就这么忘记送信的事情,改去寻找带走宝物的盗贼呢?蓝迪尔已经派人前往弗雷姆各地,在各都市进行详细的调查了。只不过现在冷静想想成效应该不大,因为在平常随时都可以动员千人以上的兵力,但现在是战备时期,弗雷姆境内的各地都人手不足。

  如果他们也是黑妖精的话可能很容易发现,但是负责搬宝物的应该是人类,因为这样就可以毫无避讳地走在大街上,所以就算有心去找,也应该不会幸运到找得到他们。史帕克并不相信幸运,因为只凭好运做事根本就是自杀行为,而且害怕不幸而限制行动也是愚蠢的。幸运之神公平地赋予所有人机运,但是好是坏都要到得到结果之后才会知悉,所以最重要的应该是要在做事时采取合理的行动,这就是人类所能做到的极限。

  史帕克还是决定先送信。因为这是卡修国王的命令,也是自己的任务,水晶球等以后再找就可以了。各地的太守也一定开始跟蓝迪尔一样尽最大限的努力追捕盗贼了,现在之所以能讨伐黑妖精也多亏了许多人的帮忙,毕竟一个人的力量终究是有限的。

  此时莱娜翻了个身。

  史帕克紧张地看着她。她看起来脸色不错,或许已经恢复意识了。

  过了一会儿史帕克开始叫着莱娜的名字。他希望尽早确定她平安无事。叫了她几声之后,莱娜缓缓地张开眼睛,然后转过头来看着史帕克。

  “史帕克……这里是?”

  “这里是希鲁特。”

  莱娜似乎是全都想起来了。

  她拉开棉被坐起了身子,没想到睡衣前面却敞了开来。丰满的双峰露了出来,柔软的肌肤雪白得令人炫目。史帕克连忙移开了视线,不过一瞬间他也看到伤口并没有留下疤痕。

  “为什么我会被黑妖精的短剑射中呢……”

  莱娜看到没有留下任何疤痕,似乎反而感到有点疑惑。

  史帕克开始对莱娜说明详情。短剑并没有伤到心脏,而且大地母神的司祭以及古力巴斯对她使用了治疗的咒文。

  “总之没有留下伤痕真是太好了。”

  莱娜也安心地吐了口气,并且连忙将睡衣穿好。

  “对不起,我不像沙漠女性那么重视道德……”

  “没错,你还真的是应该多穿点衣服,不然以后阳光越来越强,会害你白晰的肌肤晒黑的。”

  “史帕克,你还真温柔耶……”

  莱娜有点忧愁地微笑着。

  “对女性温柔是骑士应尽的本分。”

  “可是你对莉芙就不很温柔啊?”

  “莉芙还是个小孩子,我们部族在养育小孩长大时是不分性别的。”

  史帕克站了起来,打算通知其他人莱娜已经恢复意识了。

  “等一下……”

  莱娜以哽咽的声音叫住了史帕克。

  “怎么了?”

  “我有些话一定要跟你说。”

  既然拦下了自己,那么大概是不能告诉他人的事情吧。史帕克点点头再度坐了下来。

  “我要说的是我自己的事情。”

  莱娜说到这里便停了下来。

  “是指你是盗贼的事吗?”

  “你知道?”

  莱娜的语气又惊讶又有点愤怒。

  “我是现在才确定的。不过之前跟你旅行的时候看到你走路的方式,我就已经有这样的猜测了。”

  “那为什么你到现在才……”

  “总不能劈头就问你吧?万一猜错了对你不是很大的侮辱吗?”

  “难道你认为说别人是盗贼就是侮辱吗?”

  听到盗贼的坏话使得莱娜的语气有点不悦。

  “总不是值得夸耀的工作吧?至少也要为东西被偷的人着想啊。”

  史帕克很干脆地说着。

  “总比你们去杀人的好吧!”

  莱娜大声地回了一句。

  这话并没有错。不管有什么理由,杀人绝对不是好事,然而骑士却背负着杀人的宿命,像史帕克自己也已经对几个黑妖精下了手。然而只要一天有战争,罗德斯岛就永远需要骑士,而且史帕克认为只要世界上有人类,就永远会有战争的存在。

  因为无可否认的,人类之中有许多人喜欢战斗。史帕克也不例外,他知道他的内心隐藏着好战的因子,在练习剑技或对战时也意识到了破坏与杀戮的渴望。

  但他并不是因此而承认了战争的正当性。他一直为了避免引起战争而努力,而且自己也不希望参加战争。然而如果非要面临一场战争的话,就佣兵须要贯彻自己的正义以及信念。史帕克这次之所以想要加入战争,就是为了要讨伐侵略者马莫以及解放卡诺。

  所以重要的是不能失去了理性。失去理性的骑士,就跟莱娜所说的一样只是个杀人狂了。

  “对不起,我说得太过份了……”

  莱娜很抱歉地说着。看史帕克沉默了这么久,大概是刚刚所说的害他心情不好了。

  “不、其实我也说得太过份了。”

  “话说回来,你打算怎么处置我?把我赶走,还是要送到牢里?”

  “我没有那种打算。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希望你能继续跟我们一起走,虽然还是可能遇到危险就是了……”

  “我很乐意跟你们一起走!”史帕克这番话使莱娜精神一振。

  “可是不是已经打倒盗贼了吗?那你们现在要去那里?”

  看着天真地询问的莱娜,史帕克还是告诉了她水晶球不在盗贼身上。

  “偷走宝物的黑妖精已经把宝物交给其他人了,他们只是个诱饵。告诉加拉克盗贼伎俩的应该是你吧?”

  莱娜的表情一下子变得落寞。她满怀歉意地低下头,手中也紧捏着棉被一角。

  “嗯,教他的是我。是我要加拉克不要说的,因为我害怕暴露我的身份。对不起,如果我早点说的话……”

  “不要介意,何况就算你先说了,我认为我还是会去追黑妖精的。”

  这并不是安慰莱娜,他真的是这么想的。

  谁都可以去抓运送宝物的人,虽然需要不少人但也不至于要精挑细选。然而要跟黑妖精作战的话,魔法使的协助是绝对必要的,因此史帕克才获得了莉芙跟亚尔德·诺伯这两个同伴。当初一定只是要派他们追击黑妖精,并且派了其他人去调查宝物去向的。只是追踪宝物下落的行动太晚开始,老实说只要晚两天大概就会来不及,不过现在再怎么后悔,终究是不能将时光倒回的。

  “我现在为了完成卡修国王给我的另一个任务,现在正准备前往瓦利斯……之后我打算继续寻找运送宝物的盗贼,为此我需要你的协助。”

  听到史帕克这番话,莱娜不禁露出了悲伤的表情。

  “请问我说错了什么吗……”

  史帕克察觉到莱娜的不对劲担心地问着。

  “之所以需要我,只是因为我是盗贼?”

  “当然不是!”史帕克连忙如此说着。

  “……不,或许也是,我们的确需要盗贼的知识与技术,可是绝对不只是这个原因而已。”

  “可以告诉我,还有什么其他的原因吗?”

  莱娜以满怀期待的眼神看着史帕克。她清澈的青色瞳孔似乎有点湿润。

  “难得有缘认识而成为了同伴,我当然希望至少能一起完成任务啊……”

  莱娜满足地点点头。然而她在点头之前还是噘起了嘴,看来并不是完全满意。史帕克不知道她有什么不满,不过也不打算追问下去。

  “我去通知加拉克他们你恢复意识了!”

  史帕克很有精神地站了起来,要莱娜先在床上等着,之后便转身走向同伴们所在的大厅。他们现在一定举办着小小的酒宴,而听到史帕克这个消息之后,他们手中的酒一定会更加美味的。

  在用完餐送上酒杯时,巡礼少女便以自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