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周易研究会
佚名-->玛那战记-->第五章 翅膀
第五章 翅膀

  静静地银灰色阴沉的云,一副不肯散去的模样,一连包围了商业都市玛伊亚好几天,街巷的地摊小販也好几天因雨而没做作生意,开始怨声四起,但天气这玩意儿,也是人们无可奈何的事。虽然在此情況下玛伊亚失去了原有的朝气和活力,但却意外地找回了那份宁静和安祥。

  “真令人惊讶。”杨在宿屋的窗口看着雨景,自言自语道。伊利亚问:“什么?”杨边擦拭着“鬼律”,边道:“我们在这已经住了快三天了,居然连查房士兵的影子都没有。”伊利亚泡好了茶,把其中一杯拿给敏:“哪,喝吧。”才向杨问道:“有什么不对吗?”杨道:“当然不对啦。当出我在逃亡时,不要说是在宿屋了,连倉库都有士兵来搜查。住宿屋跟根本是自寻死路,敏,你应该也知道吧?”敏点头道:“是啊!就是因为这样,我和杨才会遭到追杀。”伊利亚两手交叉:“是啊,确实有些不对劲。”此时房间的门被打开,发出“喀喀”的响声,亚谢露丝拍了拍斗篷上沾满的雨滴,溅起的细微水气,使得她的脸颊更加地红潤欲滴,她道:“我刚才向城內的人打听,传闻闇鎧骑士团征召了各城的人马,伐讨北方的国家。”杨皱着眉道:“北方国家?那是‘刻人’的领地……。”“刻人?”敏问。

  “嗯,那是一个继承了前魔法王国亚鲁典那的新兴王国。亚谢露丝,你可有打听到主将是谁?”亚谢露丝想了想,道:“是闇鎧三部众的‘獅将军─雷欧’。”“是吗?是那傢伙……,……。”杨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似乎陷入了沉思。伊利亚看他眼神凝重,像是在叫唤他似的道:“杨?怎么了?”杨才回过神来,摊了摊手:“啊……没什么。我只是想说我曾在息者手下做过事,依他的行事风格,应该不会擱下我们这群人不管的,所以,大家要多注意点,说不定会有人派暗杀者来。”看他眼神一下凝重,一下飘忽,伊丽亚虽心中有疑,但也不便追问下去。

  亚谢露丝回来后,就坐在窗前凝望着外头,除了眨眼外,没有任何动作,甚至连呼吸声,都如此细微,即使只有如此,在敏眼中不禁砰然心动。这几天来一直是这样,自从从妖魔领域回到草原王国后,四人住在玛伊亚的宿屋,亚谢露丝总是一副心事沉重的样子,独自一个人坐在宿屋的窗边。雨声淅沥淅沥地犖绕了整个城市,如一簾竹幕模糊了视野,灰色的云似乎弹着动人的钢琴曲,在屋簷的瓦砾轻轻地按着,水滴溅起如針织一般细的条纹飘在这都市的空中,敏常偷偷地观察着亚谢露丝的每个细微的动作,一眨眼,一抬头却说不出什么。

  亚谢露丝似乎注意到了那眼神,以巧妙的姿态侧了过身,如止水的眼矇望着敏,笑道:“怎么了?那样子……。”敏心又跳动了一下,赶紧把头转到一边:“看到你恢复了原来的样子,真是太好了。”“是吗……。”亚谢露丝似乎有些不高兴。

  “敏!”亚谢露丝头转向了窗外:“你,为了什么而生存?”“嗯……这个……。”敏喝下一口伊莉亚泡的茶,热气顿时扩散全身:“什么意思?”“……你为什么出来旅行?”“大概……是为了凯给我的任务吧。”之前敏已经跟她提过这件事了“那你呢?”-敏反问道。----亚谢露丝屈膝而坐,脸则埋进了毛织长衣中:“……不晓得……除了我之外,我什么也没有了。”敏这才发觉,一个人心中的伤口,并不是两三天能够抚平的:“对不起……。”敏逃避似地将脸望着沉默已久的杨。门嘎嘎作响地打开,又碰的一声关上,伊利亚不声不响走出了房间,看着那没见过的天花板,怎么也平息不了醋意直上的心情“唉……。”城墙上晃动的火炬,吐出八丈高的火舌照耀着那潮湿而阴暗,外表却富丽堂皇的草原王国首都佩塞里斯。尼古格普八世坐在那华丽却不实的椅子上,啜飲着以精雕银杯盛装的糖水。而在一旁的有刚从兽人王国回来的主教波坦,和那位自称杰洛伊斯方,以银制面具不让人辨识身分的神祕人物,仅管尼古格普也不清楚这傢伙的底细,但他却毫不考虑地重用他。闇鎧骑士团团长人称“息者”的席德?堪萨斯?烈佛特虽然表面上和这位行迹可疑的新同僚保持友好的关系,暗中则派人摸杰洛伊斯方的底,但回归的通报者表示,这位假面人的行踪一向很简单,一退朝便回到领地,没有特別的行动,可疑的是,他从来不曾把假面拿下来过。如果他的脸是因为意外而受了严重的伤害,那也应该要稍微清洁一下脱下假面,而他自从来到草原王国后,却一次也没有。加上杰洛伊斯方使用魔法使其音调变化,就连是男是女,也没人知晓。但惟一清楚的是──他在各方面的能力,都是高人一等序立于鸡群,也因此成了席德的得意左右手。主教波坦经常公开謾骂这位来路不明的人物,因为他在內政上严明的作风,确实阻断了教会向民众收赎罪金的权利,大为减少了他的收入。而这天,主教波坦也常暗暗瞪视着杰洛伊斯方,而他也以面具上毫无生气的笑容回报他。渐渐地,有个人从模糊的火光中走出来到了尼古格普八世的面前,那正是他在等的人:喔,席德将军,你总算回来了。”席德恭敬地向国王行礼:“是,微臣已将攻伐‘刻人’的事务交给了雷欧处理。”原本席德正在攻打刻人的领地,就因为尼古格普的一句话,席德便要拋下士兵们独自回来,而理由却只是为了国王的安全?尼古格普道:“城內有你和杰洛伊斯方在,我的心才会放下来,我可是每天都为你的平安作祈禱哦。”尼古格普可说是国內最虔诚的信徒,每天作禱告、净身,二十年来如一日,但政事却全权由席德代为处理,可喜的是,席德本人是极为正直而敬忠守信的人,如果不是他的辅政,草原王国辛德拉必遭分裂战乱的命运。

  “谢谢主之隆恩,但请您也关心一下內政问题,至少,不要让人有以宗教斂财之嫌。”草原王国之主却一副安心的样子:“这些事就交给你了,有你在,我就安心多了。好了,我也该就寢了。”说完,在场的三人便目送了被抬轎的奴隸抬入后宮,手持着盛着糖水的银杯的国王。

  等国王回去后,主教波坦向席德咒骂:“你这混帐,你难道不怕神的天罚吗?这样嘲諷圣职者,你说!你到底想怎么样。”还是一副令人不快的态度道。“我只是不想看到人民被你们这些假布传道的无恥之徒给残害而已。”波坦过于臃腫的身体又开始抖动:“你说什么!”无视于主教大人的啸声漫骂,席德对杰洛伊斯方打了个手势,两人便乘上马车离开了那阴郁的城堡和令人感到全身不爽的波坦主教。随着渐行渐远的马车,席德首先打破沉默:“怎么样?我不在的期间,波坦有没有做出什么不当的举动?”杰洛伊斯方以面具上的笑脸对着席德,实着使席德不知所措:“波坦主教在陛下的支持下,对席曼岛和兽人王国发动了战争。”“什么!那傢伙居然敢擅自搧动战争……我绝不绕他。”非男非女的语调又响起:“顺便告诉你个坏消息,杨?佛雷斯特因任代理大将军进攻兽人王国失败而被国王一怒之下判了死罪,目前在逃。”“你说什么?”席德震怒至极,狂吼道。“难道你不知道这人对我国有多重要?你怎么不去制止陛下?”“我目前的职责在內政和治安的维护,其他事一律和我无关。”席德不屑地“啐”一声:“好自私的人啊。”杰洛的面具沾上了车上的火光,渲染异样的妖气,他一副看穿人心的样子:“倒是大人您,据说您北上进军时,早就把军权交给了雷欧将军,而独自去了零下雪原,这是怎么一回事呢?”“这……。”正当席德哑口无言,那戴假面者又从喉咙传来刺耳的笑声:“放心吧,大人您是去了亚鲁典那的遗迹吧?我知道一切都是为了草原王国吧?”席德此时显得格外狼狽:“你……怎么知道?”“大人,您不必耽心,我在辛德拉的期间,是绝对效忠您和陛下的,我这么做,也是为了安全着想。”马车奔驰“喀啦喀啦”的杂音,似乎有越来越大的趨向,在车廂小小的空间里,造成了极大的迴响。席德狼狽得面目无色,看着那副从面具后闪烁着诡譎妖光的眼睛,却怎也猜不透那人的思绪。席德吸了一口气,缓缓地吐出,缓和了情绪:“那───“杨”,那人怎么办。”“那人如果不除去,将成我国的后患,我已派暗杀者了。”“嗯。”席德不得不赞扬他的判断力,一般小兵根本抓不到杨,唯有派出有能力和他抗衡的人,才能把杨这个后患根除。席德越来越感觉假面人的诡异,已到了极至,他瞪了杰洛伊斯方许久,道:“你-……到底是谁?”“大人您不须知道我是谁,在辛德拉的期间,在会竭力为您和陛下服务的。”“……。”下着雨的夜晚,使草原变得特別寒冷,颯颯冷风迎面袭来,不禁使城內的人们不得不早点歇着。照明用火灯早就被滂沱之雨淋熄,瞬间让街道失去了光明,剩下在街头的,大概只有过街的老鼠和酒薰冲天的酒鬼吧。说起酒,在玛伊亚可以算是名产,除了自城的土产酒外,还有从各国进口的名酒,如东方绢之国的竹酒、清酒,都以这为集散点,因而在玛伊亚內的酒店,多如繁星,即使在这样恶劣的天气,也有不少人出来小酌两杯。杨独自一个人坐在吧檯上,将酒倒进已空的杯子中。杨虽然长得不算俊秀,但是他那股独来独往的酷劲,倒是迷倒了不少在此工作的女郎。他一面把酒倒入口中,一面听着旅行的吟遊诗人唱名为“玛娜碎片”的古诗,那是古代大诗人玛尔托泰?兰迪以古代神话所写下的诗,內容是描述玛娜女神孤独的旅途,和创世的经过。虽然杨出生在东方国家,但也时常听到这类的故事,听了几遍,也就朗朗上口了。“黑暗的彼方看不见光的尽头金色羽毛的魔王展开孤独的旅程去那儿?去混沌的大地以大地造的衣以太阳造的鎧以星为矛以月为披风以光的速度天地创造创造了世界青色大地蓝色海何处不值得赞叹?”不知不觉地杨也跟着哼了起来。“很美的诗歌,不是吗?”才一回神,身旁即有位体格甚佳的男子,他的声音稳健而沉重,短而有精神的黑发,看来也是东方国家来的。以一般人来看,此人有种令人感觉可靠的气质,但对杨而言,或许是天生的直觉,也可能是做傭兵而训练出来的能力,对周围的任何人都保持有高度的警觉,当然----──这男人也不例外。那男人道:“这首诗的內容背景,是描述玛娜女神伤心地离开了另一个创物者,‘艾烈克西斯’后,独自到了这个世界,以所有的魔力创造了万物,开辟出了另一个天地‘玛那世界’,艾烈克西斯并不承认玛娜的所做所为,而称玛娜女神为‘恶魔’,而这个世界称之为‘地狱’。”杨对他的见闻倒是嚇了一跳:“你见闻可真广!”“呵呵……,何足挂齿呢。”“但是,你不觉得那叫‘艾烈克西斯’的神心胸太狹隘了呢?对不称心的事就一概予以否认。这不是应有的气度吧?”那男人抓了抓粗糙的胡须,皱着眉:“谁知道啊?对我而言‘神’不过是能力比我们强大罢了,更何況它是传说?像我们这种人,与其去担心这个,还不如去担心下一顿有没有着落呢。啊,你是做什么的啊?”杨顿了一下,才决定说真话:“傭兵。”“喔?看来我跟你是同一职业呢。”“你也是傭兵?”“是啊,像我们这一种职业的,是只要有钱拿,什么事都肯做的,是不是啊?疾风将军?”杨的肌肉瞬间紧绷了起来,连在手上的酒杯,也发出咯咯的破碎声……。“你怎么知道我的称号?”此时,杨早已将另一只手握在“鬼律”的刀柄上。那男人闷笑了几声,一副极为轻松的样子:“杨,佛雷斯特,21岁,前草原王国代理大将军。少年时代便以剑术驰名于东方各国,本名为“六分仪?杨”,人称“影剑之六分仪”。”杨陡然震了一下,心理自然慌乱,但表面上却似乎不为所动:“你调查得蛮详细的嘛。”“呵呵呵????,受人之托,终人之事。”“哦?受人之托,这么说你是尼古普世派来的暗杀者啰?”眼见战触即发,那男人慌道:“不不不,杨,今天我来的目的不你性命的,而是要和你谈个交易。”“交易?”杨疑道:“不好意思,我可没什么值钱的东西来跟你交易。”男人一口赌定说:“有‘亚鲁迪玛’。”杨又震了一下,那男人继续道:“只要你能将亚鲁迪玛剑交给我,你就能避开杀身之祸。”杨低头沉默了半响,那男人一言不发为自己斟酒,不停喝着。好不容易杨抬了头:“你的主子是?”“龙人王──豪”“豪!连龙人也

  想争夺六神器?”杨惊奇道。“是不是六神器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的任务就是如此。”杨将手中玩弄得欲粹的杯子放下,心理有了明确的结定:“如果说──我拒绝呢?”“杨,你应该知道怎么做对你有好吧?!”那男人一脸讶异,但当他注意到杨的眼神炯然露出一种杀机,知道一切再也不会有所改变了。此时,吟遊诗人的表演也告了一个段落,在一片掌声和欢呼声中,杨缓缓得严以待阵道:“或许以前会答应吧,我是个劊子手,收了別人的钱,不论什么人,男人?女人?小孩?老头都杀过,但这样的日子,我已经过膩了。所以,从今以后,我谁着自己的意志行动。”“所以你放弃利益,跟随那群人?没想到你还有良知,真出乎我意料!”“嘿???,多谢。”“哼!我可不是在称赞你。”颼一声,刀刃反光照在杨的脸上;杨急步后退,以“鬼律”将其挡开,便躲过杀机。他纵身一蹬就到了还落着頃盆大雨的街道,那人追了上来。在阴暗的街上,很难看的清楚他的表情。杨怒叱道:“你这是干什么。”“为顾主做事,不对吗”那男人以飞快的速度跟上,但毕竟不是杨的对手,对杨造不了威协。像刚才的偷袭,如果换成一般人就必死无疑,然而凭着与生俱来的天资,和战场上的经验,轻易的躲过一劫。杨闪过了那人的袭击原可致他于死地,但没有这么做:“停吧!你跟本没有胜算。”“少说废话,死在战场是傭兵的光荣啊!”杨投厌恶的眼光:“少说这种无意义的话,像你们这种傭兵,只是被遭操纵的玩偶,有什么光荣可言。”那男人腰部顿时出现一个裂缝,拉出一条血柱在一声惨叫中倒了下去。杨将刀架在他的脖子上道:“逃吧!或许还活下去的机会。”谁知那男人大笑了几声,勉强捱稳了刀,做最后的挣扎。杨闭上眼:“哼!愚顽不灵。”刀身巧地在他脖子划过,血溶入了水中,逐渐地扩散开来濡了杨的鞋子,但不一会儿又被雨沖刷了一乾二静。“真正的光荣,从诡譎的世间活下呀。”杨对着那人道,但他却永远也听不到了。涔涔的血如流地滲出,空气里多出了一种莫名的厌恶感,和一同打湿东方男子的身体。

  翌日,阳光从云中的缝隙逃出来,打亮了湿潤的草地,好不容易地,商业都市玛伊亚恢复了原有的生气,从各国来的商品一涌而出,鼎沸的市声,覆盖了鸣雀鸣喑的教声,而敏一行人,也已经离开了繁华的都市,目的地是东大陆的东方各国。他们必经过塞里佩斯,再向东通过边界后,进入无人属地的‘不归林’,再利用退潮从‘利努比亚洲’到东大陆。这段亡命的路途,显然是困难重重,光是要脱离辛德拉的疆区,就已经不容易了。

  但庆兴的是,杨曾担辛德拉的代理将军,对哨站的分布和巡逻兵的范围,可说是瞭如指掌,他带嶺敏等人通过了一个又一个的哨站,神不知鬼不觉之间,敏一行人已用骑马方式逼近了位于草原王国东北的边境。但杨始终没料到,自己竟反被聪明误,席德早已撒了国內的哨站,而懹他们顺利的通过……通过了哈明茲要塞之后,只要再半天的路程,便可以到达不归林了,敏一行人找了一处可以棲身的地方,稍做休息,竟毕这里是荒郊嶺,所谓“可棲身之地”充其量也不过比较平坦的地方罢了。等起了火后,杨从身上抽出了一张地图,平摊在沙地上:“现在我们的位置是在塞配里东东北东方约七十里的位置,不久就可以通过边界。”敏笑着道:“太好了!这样就不用在怕草原王国的追杀了。”杨接过敏的话:“这的确值得高兴。但是,在通过利努比沙洲到东大陆之前,这段的森林,传闻有魔物。据辛德拉的传说:是一个黑色拥有八眼十二脚的丑陋妖怪,进入森林的人,从来没有回来过,所以人称它为‘不归林’。”伊利亚似乎想到什么,便眨大了眼道:“对了,我曾看过一段有关不归林的描述:‘它一眨眼,花瓣便像眼泪般洒落。勇士哈瑟以为是它示落,便进行攻击───于是他的血即如花瓣般洒落。’”此时亚谢露丝缓缓开口:“仙灵诗人─西苏费斯的罗那德诗抄。”伊利亚惊道:“你知道?”杨又将话捉回:“总之,我们只能硬闯了,所以今天休息时,最好对明天有心理准备。”说完,前草原王国代理将军便寻了个好位置睡了起来。其余三人也陆续倒下休息。夜晚了,地心引力的重量使得在马上奔驰了整天的敏全身疼痛不已,这十来天都是如此在赶路的,杨的体力是无庸置于的,伊利亚也和敏的情況无分軒輊,但奇怪的是,平日看来亚谢露丝并不是十分强健,而这几天下来,却从来没有表露疲态,实在有点匪夷所思。

  疲惫归疲惫,但敏不免有些怀疑──一切都太顺利了,赶路的途中,从来也没见过类似巡逻队的士兵,顺利的使它有些顾虑,他也曾告诉杨,杨则笑着调侃道:“这都是我带领有方,傻小子。”笑而置之。但敏还是感到奇怪。

  草原的夜里极静,只有颼颼的风声,但敏却不知怎么地一点也睡不着“咦!奇怪,亚谢露丝呢?”睡不着而起身的异乡客环顾了四周,但没有看见亚谢露丝的身影,而伊利亚和杨两人早已进入了沉眠状态。被云遮罩的月露出了半边的脸,羞涩地从云中发出了姣洁的光芒,静静地,悄悄地,将银白色的光粉撒在泛黄的大地。敏被那一瞬间的闪光所吸引,忍不住转身望去,怎么料到,亚谢露丝竟就在那微微的银光下,以坐姿看着一望无际的星空。

  敏缓步走了过去,坐在亚谢露丝的身旁,脸上表情不免有些不自然。亚谢露丝见了除了自己以外,还有人能欣赏自然美景,也露出了难得的笑容。

  亚谢露丝的声音柔潤而甜美:“怎么了?睡不着?”“嗯?????。”敏以余光偷偷瞄了亚谢露丝一眼,那白皙的肌肤,竟是带有生气的美丽,淋浴在月光之下的她,滑潤纤细的肌肤在月光下映出眩目的光芒???简直就像???就像???天使!敏不敢在偷看,将眼神收回,深怕自己在情不自禁下将她拥入怀中?……。

  他随口道:“亚谢露丝你学问蛮广的嘛。知道这么多有关古代传说。”亚谢露丝摇了摇头笑道:“没这回事,那罗得诗抄中有另一段是描述利努比沙洲的:努力的打魚人不在打魚,只为求得沙洲女人的倾城之笑。打魚人越来越少了。“是这样啊!看来我们的旅程还真是危机四伏呢。”敏浅浅笑着。亚谢露丝不解,问道:“你喜欢身处危险。”“也不算啦,只是觉得这样至少比没事做的旅程有趣多了。”亚谢露丝轻轻地笑,不矯作的甜美声音流入了敏的耳中。“奇怪的傢伙。”亚谢露丝转过身来:“喔!到现在都没有问你为什么出来旅行呢?”敏抓了抓头说:“啊,不好意思,让你跟了这么久,我并没有说。事情是这样的?……。”敏将之前从最初到救出亚谢露丝的事一五一十地详细说着。“原来如此。”亚谢露丝轻锁着眉:“希鲁??和六神器啊?”敏道:“是啊。我这把‘亚鲁迪玛’剑就是传闻之一,不过,我并不觉得有什么特別的地方啊。”“不──对,这‘亚鲁迪玛-’剑的威力,你应该最清楚,不然那时候你怎么脱离空间来到妖魔嶺域,而且还在針之城大闹一番呢。”“大闹?我有吗?”敏又开使骚头。亚谢露丝摆出了生气的样子,一副攻击的姿态:“当然有啊,弄的針之城乱七八糟的而且啊,你???!啊!”亚谢露丝似乎想到了什么,而停下了言语,“我还怎么了?亚谢露丝。”她觉得脸颊越来越烫,“啊!没??没什么。”她将泛红的脸低了下去,轻声道:“敏──”“嗯。”敏回应了一声。“你????真的没有那天的记忆?”敏一副傻呼呼的样子:“对啊,完─全─没─有。”亚谢露丝失望的把头低更低,她怎么能忘记,那天一个持剑的男子闯入宮中,夺走了她的初吻?……她用手轻触着嘴唇,似乎还能感受到那股热流……。

  “对了!”敏道:“还习惯吗?人类的生活?”亚谢露丝这才从回忆中清醒过来“咦?”停顿一下才道:“嗯……,只是……我还是没有办法体会和人相处的感觉。”她觉得有点惊讶──我怎么在不知不觉中说出心理的话。于是,她决定放任自己继续下去──一双灵巧而会说话的手,轻轻的放在敏的胸口,渐渐靠近,直到最后脸也贴了上去;敏的胸膛并不十分厚实,但却给亚谢露丝无限的安全感。

  敏对美人的突然举动,着实嚇了一跳,但又不知如何以对,只能从喉咙里应生生的挤出几个字:“亚……亚谢……露丝?”柔软的身体传来一股暖流。敏突然感到胸前似乎湿湿的,啊!是泪。敏慌忙道:“亚谢露丝……?”哭红了眼的亚谢露丝才发现自己的失态,连忙起身拭去眼里的泪水,卷起那纤细的小腿,双手合抱着自己的身体说:“对不起……我……我……。”悲伤的已说不出话。这时风之精灵吹起一阵凉风,似乎善解人意的尝试吹去亚谢露丝的哀痛。一会儿,亚谢露丝冉冉道:“自从被魅惑之君救了以后,就失去记忆的我,开始迷惑,我是人类?还是妖魔?我又是什么人?什么东西?我开始逃避,逃避寂寞,逃避孤单,到头来我还是孤单一个人;雷德死了,白薔薇死了,魅惑之君也死了,我到底在做什么?我不想孤独一个人啊!我该如何?又该怎么做……很奇怪吧!我果然很奇怪。”“不,一点也不奇怪。”突如其来的话语,使亚谢露丝回头一盼,紫色的长发些微摆了一下,在月光下如同飞翔的翅膀舞动着另人为之摒息。

  “咦?”亚谢露丝暗地的感到惊奇,敏的眼神竟是如此的温柔,就像春天的和风一样柔顺,那一剎那的眼神比籃天更籃,比太阳还要耀眼……。敏继续道:“有些东西如果一直凝视它,反而会看不见。亚谢露丝其实你一点也不会寂寞的,只要你能接受,我愿意分担你的感受,过去已然过去,未来或许尚不可知,但我会一直陪在你身旁。

  荒地中的小草被微风吹得弯下了腰,凝出晶瑩的露珠,仿如泪水滴落,不再哀伤,云也轻轻滑过身夜的穹天,月儿露出了半边的脸,些许爱意,又些许的感动,两人沉醉在这气份中。亚谢露丝轻启双唇:“谢谢你……敏,……真的,谢谢你。”同时也开启了心的大门,不再受缚于悲伤的过去。“我决定不再想过去的事,就算没有回忆,只要现在开始创造不就好了。”两人深情的凝视的微笑着……。忽然间,杨的吼叫声传入耳际:“什么人?”瞬间紧张的情绪攏照着,两人也大为失色;这时竟然有人阻杀杨?亚谢露丝率先疾行而去,敏随在后道:“亚谢露丝,我们……是朋友吧!”亚谢露丝点点头櫻唇轻启:“嗯。”伊利亚也被惊醒,一回神,杨以和两个陌生人对持着。那两人一男一女,看那女子的装扮,应该是魔导士吧!而男子却拿着和他的身体极不协调的巨剑,那剑约有一个半人长,从外观可见其沉重;但那男人的体型并不是三头六臂,甚至刊称瘦弱,却以单肩扛着。

  杨一付杀气凌人的样子,和两人微笑和善的语调呈现出极耑的对比;那女子摸摸头:“啊!原来这里有人,不好意思,打扰你们了。”她看来约二十五?六岁,绑了个马尾,像是到处流浪的米亚人。杨叱道:“少废话,你们是尼古格普派来的刺客吧?”那女子否认:“你在说什么啊?我们只是过路的旅客罢了。”此时敏和亚谢露丝赶到了,看见那两人也凝神进入备战中,亚谢露丝问道:“怎么回事?刺客吗?杨!没受伤吧。”“咦?没事!”杨对亚谢露丝的话感到莫名,一个封闭的美女,居然反常关心別人,纳闷的望了敏一眼,敏轻笑着。

  那女人对持巨剑的男人道:“这可麻烦,我们被当成敌人了,怎么办?撒拉特玛。”那男人只是扛着巨剑转身:“算了,走吧!”剑梢在风中发出呼呼声响。“也好。”俩人就扬长而去,留下杨一伙人迟疑着。危机已解除杨队大伙说:“我们睡吧,明天一早就要出发了。”隔天一大早大伙就上路,走了好会儿杨将马鞭勒紧,停了下来,对着尾随而来的敏道:“看前面就是‘不归林’,进入‘不归林’就脱离草原王国了。”敏向远方望去,只见黑压压一片,吞食了整个地平线。伊利亚瞪大了双眼:“这??就是不归林?”虽已过正午,但一股寒气却不断地逼近。亚谢露丝缓缓靠近敏道:“这森林果然有很重的妖气。”杨道:“是啊!不过却是我们唯一的机会;留在草原王国是必死无疑。”敏一反常态豪迈的说:“管他的,总之拼了。”杨夸大地笑着:“说得好!”“对了,伊利亚没问题吧?你的弓断了……。”敏问道。伊利亚:“没问题的,我可是受过凯的特训,別小看我!”但实际上对缺乏实战的自己,伊利亚却深感不安。在月夜之森,伊利亚向凯所学的体术,是大有名声,这也是凯派她在敏身旁的原因之一,敏不知道,但杨与亚谢露丝早就看穿。“敏,到了东大陆之后,有什么打算?”亚谢露丝轻盈地跃上马回头问。敏答道:“凯给我的任务是寻找六神器,大概就是这样了。”杨的鎧甲发出了不悅的响声,传入敏的耳中:“不如这样吧,我跟东方国家交涉,请他们帮忙。”伊利亚加快速度,赶上队列:“东方国家也积极在找六神器,哪有可能就这样让给我们?”“那就要看我们的功力了。”杨指着他引以为傲的鬼律刀无奈地笑着,笑容中似乎多了些感伤。“要抢吗?”敏道。“那就看你怎么做了。”杨希望敏利用他国的权力来寻找,而不是以武力抢夺。“对了!昨晚那两个人到底是谁?”亚谢露丝问道。杨低下头陷入思考,似乎对昨天的不速之客颇为在意,沉默了好一会儿才道:“那女导士我不清楚,但拿着巨剑的男人却隐藏着强大的力量。”“怎么说”伊利亚道。“以他那瘦弱的身材,挥动那把巨剑,除非有强大的战斗力,不然是想跟自己过不去吗?”“说得也是。”“难道是……狂战士!”亚谢露丝脑中一闪道。“狂战士!”敏和伊利亚不禁讶异。杨点点头:“极有可能;狂战士的特征就是平常似乎是手无缚鸡之力,一旦战斗就像发了狂的野兽,丝毫不留情。”“喝!不知是敌是友。”敏道。

  “咦?”突然间敏感觉到,四周的大气开始下沉,一种莫名的压迫感从四面八方袭击过来,敏不禁喘了几口气:“有杀气。”杨已祭出‘鬼律’作好了万全的准备。一阵阵寒风颼颼的吹着,草原如万頃苍海川流不息;令人紧绷的杀气值禿而来,看了四周一眼,便将自己移至亚谢露丝的前面,想以本身来护卫其如婴儿般白潤的肌肤。亚谢露丝深情的注视着敏的动作,心头一阵暖意,露出淡淡笑容,犹如涓流潺溪般的平静,却又如此美丽动人。“敏!小心点。”杨凝神四望,这暗杀着藏匿何处?敏将亚鲁迪玛剑延至如一般长剑:“是!”而亚谢露丝却把双手放在马鞍上,丝毫不在意现況,沉默地看着前方的草原。

  杨心想:等一下,似乎忘了一个人,啊!伊利亚,由于自己的疏忽使得伊利亚落单了。“糟了!伊利亚!”应声飞奔前去。

  此时伊利亚四周卷起一阵旋风,夹带着乾枯树叶与杂草迎面袭来,阻扰了伊利亚的视线,伊利亚以手挡在眼前。“伊利亚!快走!”杨的警告声终究太慢了,瞬间“趴喳”声响,伊利亚的坐骑一分两断,人也向前跌落;血泊中有一个人影将惊骇中的伊利亚捉了。“伊利亚!”敏眼见和自己一起长大的人被俘生气的怒吼着。杨一伙人向前逼近,但那人以伊利亚为挡箭牌威协道:“別动!”他以左手与盔甲相连的巨刃架在伊利亚的颈子上,杨知到此时决不可轻起妄动便停了下来。

  “太卑鄙了!”敏气急败坏的叱着;那人却狂笑着“小子,兵不厌詐,江湖历练太潤了。”虽然是自己的疏忽,但杨和敏对那人的行为深感不齿。

  “哼!卡那克你还跟以前一样,爱耍小把戏嘛。”卡纳克:“承蒙你还记得我,真是荣幸万分啊!杨。”“啊!你们认识?”敏问,杨点点头心想:“怎么可能?卡纳克怎么知道我们的行程?有奸细吗?不,不可能。难道我们之前能走得如此顺利,是辛德拉早就设计好了,然后在此将我们唯一的生路堵死?”卡纳克轻蔑笑的说:“惊讶吧!杨,不愧是杰洛大人的神算,被我逮着了,哈……哈哈……。”骄纵的笑声使杨更加狼狽不堪想:“杰洛伊斯方?神秘人物,不简单。”口道:“尽管如此,你认为你能打败我们?”“只要人质在我手中,就没什么问题了,喝!”卡纳克右臂弓的箭‘颼’一声射中杨的左臂,“唔!”杨感到痛苦不堪,左臂已被鲜血染红,但却屹立不摇。“杨!”伊利亚恨自己如此轻易就落入敌人手中,才使得杨受到连累。敏怒叱着:“卑鄙小人!”卡纳克缓缓转身满脸阴沉道:“小子!你先死

  吧!”咻一声箭应声向敏射来;敏看准时机,以剑将之劈断。“什么!居然是连弓。”敏讶异道,两支平行的箭只挡下一支,另一支直向胸腔逼近,敏想起以前在森林遇上哥布林的情況,“喝──”声响马上化出一个结界箭似乎落入火坎般化为灰燼;敏摸索出‘亚鲁迪玛’真正用法了。杨看见这一幕惊叹:“障壁!这小子……。”卡纳克为此一怔,此时一个黑影瞬间抢了他手上的人质,“啊!”卡纳克如梦初醒。“好久不见,卡纳克。”出现者正是昨夜的女魔导士。卡纳克感到喉咙乾涸,身体也随着僵硬:“你……你是伊芙利特!?”伊芙利特看了看伊利亚:“你没事吧!”“啊!……没事……。”伊利亚如梦初醒的站了起来,担心杨的向杨跑去;杨见伊利亚平安无事精神随之松懈不支而倒地,伊利亚搀着失血过多的杨心急道:“杨!振作点!”敏也赶到“伊利亚,让开。”将手扶在杨的伤口以回复系的幻兽─息“与吾定下契约的幻兽啊!听及吾令,以敏之名命令你……出来吧!”卡纳克心想:“自己拋弃了暗鎧三部众的荣耀,成为暗杀者,也是假面男杰洛伊斯方的期望。然而敏一行人,最强的杨受伤不支,敏为杨启动幻兽术医护伤口,伊利亚手无寸铁,而另一个女人似乎无攻击力。”他知机不可失,不管在旁边的伊芙利特,手中的长刃瞄准离此不到三尺的敏:“呀──去死吧!”“息!”圆盘状的幻兽出现,正为杨治療,敏不觉危险到来;倏然间卡纳克的鎧刃被挡下来,一把紫红色诡异光芒的刀出现在‘虎将军──卡纳克’的面前,亚谢露丝手上竟然多了一把刀,‘妖刀──幻魔’在針之城被阿鲁卡特封印后再度现世的妖刀,与‘妖刀──夕雾’‘妖刀──正宗’齐名的邪异兵器。“不要忘了我的存在哦,傻?瓜。”没有人知到亚谢露丝是比杨强过数倍的半妖,就是敏也不知道。卡纳克惊讶道:“什么!”原以为文弱的女子,居然坏了他的行动,眼见行动又失败,狡滑地向后跳开:“为什么你会多出那把刀?”亚谢露丝微微一笑:“妖刀幻魔是能随主人意志出现的虛幻之刀啊!”卡纳克听了不禁汗流浹背,面无血色冉冉言道:“妖……刀……幻魔!怎么可能……?”“不要再抵抗了,乖乖受死吧!卡纳克。”“撒拉多玛!你不是……?”回头一看,是昨晚拿着巨剑的男人。噯!今天真是卡纳克的末日啊!伊利亚难掩兴奋道:“是昨夜出现的那两个人!”第一次使用“息”术的敏,对新的幻兽还不能适应,只有点头回答。在此时杨也恢复意识,苦笑道:“真不好意思,这样就不行了。谢啦!敏。”“不要动,再多休息一下”敏手势一收,幻兽也随之消失;杨手上伤口的血暂时止了下来,勉强站起来脚步蹣跚,伊利亚赶紧向前扶住;杨虛弱的问那女魔导士伊芙利特:“你们到底是谁?想要做什么?”只听伊芙利特说:“至少不是你们的敌人,这是我们跟卡纳克的恩怨。小子!好好养伤吧!这傢伙……我们会解决。”亚谢露丝早已收回妖刀走向敏言道:“就照他们的话做吧。”“刚才真是危险,谢谢你……。”亚谢露丝摇摇头,紫色长发也随风飘扬起来;敏还不习惯被幻兽消耗体力的感觉,胸口不禁隐隐作痛,亚谢露丝不忍:“没事吧!”“嗯!没事。”伊利亚将眼神转向杨,用扎布拭去杨手上的血漬“……”“喂喂,小力点,会痛啦!”伊芙利特和撒拉多玛并肩站立,而卡纳克暂时丟下敏一行人虎视眈眈地望着两个人:“你们到底……。”伊芙利特打断他的话说:“你想问我们这两年道哪去了?为了避开追缉,不得以逃入安特里山,过着地狱般的日子……,如今,你杀死安迪的仇,我一定要报!”卡纳克震惊着鎧甲振动磨擦发出了响声:“你们……去了魔?魔山安特里!还能活着回来!?”──魔山安特里是一座临海的山脉,长度包围了整个东岸,只有一条山谷通往港都沙利西亚。而传说进入山’中的人,都会被魔物吃掉,所以称之“魔山安特里”。“安特里”是辛德拉的古语,即是──只进不出──的意思。现处于生死存亡之际的卡纳克,隐藏着颤慄的心,抚摸着自己引以为傲的鎧刃:“就算如此,你们能够打倒我吗?”此时伊芙利特手中发出暗青色光芒的粒子,粒子间连结成一根根冰柱:“不试试怎么知道?”话没说完,“呀!──”在旁的撒拉多玛手拿巨剑,如草原的獅子向卡纳克冲去。卡纳克身为暗鎧骑士之三部众,也非泛泛之辈,见剑挥至即刻向后闪去;巨剑落空击向草原,泛黄的草地似乎承受不住发出巨响,裂开了一条极深的缝隙,也激起漫天的尘雾,遮蔽了巨剑者的身影。“好大的力气!”敏噓道。“果然是狂战士!”杨道。卡纳克得意笑道:“只有这样吗?”双脚甫落地,尘雾中竟射出水晶般耀眼的冰柱,如雨般袭来,依芙利特是故意使念咒时间加长,利用尘雾阻碍卡那克的视线。“什么!”虎将军连忙向上跳气愤说:“从空中以单臂弓送你们下地狱!”事与愿违,撒拉多玛在空中已等候多时,巨剑砍下。“啊─”一阵撕裂声,卡纳克身上划出一道血痕,应声落地。伊利亚恍然大悟:“原来一开始的攻击,只是障眼法。”杨点点头:“没错,但这种利用时间差的攻击,不是默契极高的伙伴,是使用不出来的;或许,在魔山为生存而战的日子,使他们磨练出极高的配合力。”依芙利特在确认卡那克已死后,“总算报仇了……。”伊芙利特向着不爱说话的撒拉多玛:“嗯……”两人沉默了半刻,似乎回想过去的辛酸。“走吧!”两人转身离去,连和敏他们招呼一声都没。“等一……。”参杂磨擦声,卡纳克浑身是血看似一糰血肉摇摇摆摆地站了起来,走向两人:“別……別走……杀……了……你!”被血灌满的喉咙,发出不清楚的声音,样子恶心至极;“啊!”伊利亚见状不禁尖叫。“永別了……。”伊芙利特缓缓举起手,手中一阵青光结成尖銳的冰柱,瞬间穿透卡纳克的心脏,涌出的血循着草地汇成一摊,慢慢的被大地吸收了。伊芙利特的眼神冷若冰霜,使敏不禁颤慄:“复仇……就是如此吗……?”不觉夕阳已半落,闪烁着炫目的金色光芒,稀疏的云飘浮在天空,与隐现的星星相互作伴,为寂寥的黑夜点上一丝丝光彩。“喔!原来如此,两年前你们和卡纳克是伙伴……。”营火不停晃动地,劈哩啪啦的木材燃烧声,照亮了一行人。“当时我们的任务是暗杀反叛的傭兵长,卡那克却背叛我们,安迪为了掩护我们逃走……”伊芙利特泣不成声的述说着;撒拉多玛向前安慰她,沉默的狂战士以最温柔关怀使她温暖。“没事了,撒拉多玛……。”杨一边吃着野鸡肉一边聆听着:“原来如此,卡纳克就因那次事件才窜升暗鎧三部众吧!”敏将木柴扔进火堆中沉思道:“那──你们以后有什么打算?”伊芙利特擦乾眼泪:“自然不能留在草原王国了,杀了朝庭重臣是必死无疑的,对了你们要出边境吧?不如让我们同行?”敏惊讶的回顾杨,杨已先道:“我没意见。”伊利亚耸耸肩:“我也是。”敏困扰的叹口气,亚谢露丝走到敏旁坐了下来,以纤潤的手拍拍他的肩膀:“路上多了两个人照应,无妨吧!”“嗯!就这样。”敏笑着回答。

  “喔!卡纳克失败了。”阴森的面具下泛起一股寒冷的光芒,语调竟也如此诡异;快马回报的塞佩里斯士兵,一方面是疲累,一方面则是被洛杰伊斯方怪异的气质包围着,压得他气喘连连。“好了,你退下吧!”那士兵听了,马上冲了出去,深恐多留一会儿。塞配里斯虽为首都,但是以军事为防的都城,而辛德拉是奔驰于西大陆平原的民族,对筑城的技术远不如其他地区。杰洛将红色斗篷抖了一下,走到以石磚砌成的阳台,俯视这久经政变战乱的土地,人民早已疲惫不堪这座城也不知经过几次杀戮,残留着哝哝的血腥味。“一切都在掌握中;敏?席德?凯?夏洛特……。”他盘算着;当初派卡纳克暗杀杨与敏,早已看出胜负,这行动只是消耗辛德拉的战力而已。面具下阴沉的脸,扬起了一片笑意……。


Top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