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周易研究会
佚名-->玛那战记-->第三章 旅 再开
第三章 旅 再开

  早晨,旭光初升起,闪耀着一片金黄色的光芒,刚和草原王国打完一战的兽人王国,也开始回复一片生机。凯忙碌不停地处理着国內大大小小的事务,他的判断果敢,正确又极有魄力,使臣下对他也很信服,加上光之祭司夏洛特也在旁提出了许多有益的建言,对凯的帮助不遗余力。而这天伊利亚和敏也以侍卫的身份参加了今天的早朝。“奇怪,平常凯是不准我跟着上早朝的,为什么今天一反常态地让我以侍卫的身份……‥‥”虽然敏对亚鲁迪玛的事已有所准备,但心里却不断沉思着这个问题。好不容易到了中午,敏这时才晓得处理政事并不是他所想像的那么简单,遇到问题要在极短时间內作出最好的决定,而且要兼顾团体和个人的利益,着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而凯却可以余刃有余地将事处理妥当,敏不禁一阵佩服。

  “敏,你过来。”宏亮的声音呼唤敏,凯的气色很好,一点都不像是重伤初愈之人,他乾咳了一下,道:“敏,这次战役中你救过我一次,谢谢你。”凯和藹地向敏微笑。这是第一次凯对他当面的赞赏,它抓抓头有些语无伦次地道:“没‥没有啦,那是光之祭司的功劳。”凯忽然语气降低:“但是你可知道战时逃跑,是可以论斩的。”声音在城內迴响出沉重的气息。凯治法之严,是众所皆知的。

  “是‥‥对不起。”此时敏也找不到更恰当的回答方式。“而且你还私自盗走了亚鲁迪玛,是不是?”“是的。”城內立时一片喧哗,凯向四方直视了一眼,声如沸鼎的大众又立刻鴉雀无声。敏也是哑口无言,他无法做出任何反驳,封印之剑已在自己手上,总不可能再拿回去封印一次吧?凯从王座上站了起来,像是宣示道:“那么,我以兽人王国之主的身份判决,将你驱逐出境,一生不能踏进兽人王国半步。”伊利亚打算替敏抱不平:“凯大人!”“伊利亚!这里没你说话的份!”却马上被凯打断,又道:“但是,我给你一个将功折罪的机会,我命令你,追查出古代魔法王国希鲁出现的真正用意,以及六神器的下落,尚未达成任务前,如果你敢回来,就格杀勿论!”夏洛特似乎看破了凯的技俩而暗暗地笑着。事实上,这是凯名为重惩时则保护的手段。如果让敏若无其事地继续住在月夜之森,只有照契约:“违着灭之。”的条约将敏送上断头台。那不只要赔上敏的性命,说不定还要赔上千万士卒的生命,因为凯是绝对不会让敏死的。

  敏见有将功赎罪的机会,虽有百万个不愿意,但还是抖擻了精神,极用力地行了礼:“是!我绝对不会辜负您对我的期望。”凯目送那永也不为人知的隐藏魔力的孩子出去,他转头看着在旁的美丽神官:“我这样做没关系吗?”夏洛特轻启朱唇:“与其让他待在这里,成为温室的花朵;不如让他出去闯荡,凭着实力再回到我们面前。拥有亚鲁迪玛的他,将会是左右世界命运的重要人物。”就这样,在世界一片杀伐声下,暴风雨的宁静中,揭开了新时代的序幕。

  闪动的灯光,晃动起四周如墨的景物,金发男子椅着一棵古老的大树,无言地啜下一盞寒酒,静静地等待着。他正等待着“他”的觉醒,这是他对过去的一种补償。金色的瀏海掩盖不住眼神所发出的杀意。对于过去,他始终无法原谅自己,又想起往事的金发男子,将酒杯一扔而碎,发出了清脆的声响:“再过一会,杀了希鲁的后裔,我就可以回去了。等着吧,蔕法、塞菲罗斯……‥‥”肃穆的夜空,只有风还醒着,吹过金发男子的脸庞,穿梭着如无止境般的森林。黄昏,敏将行李收拾好后,步出了这从小到大陪着他的地方。原以为伊利亚会来送行的,但没想到却没看见她的人影,不禁使敏有些感伤。“从今以后该何去何从呢?”他一出门,便有一名士兵在门口等着,那士兵见敏出来,道:“敏殿下,凯大人要我送你一程。”接着就跳上了已备待行的马车。敏也跟着上马车:“我只是个犯人而已,不要再叫我殿下了。”敏勉强地笑了笑。“快別这么说。”士兵抽下马鞭,拖着车的马十分强壮,发出一声嘶鸣随即迅速地离开月夜之都直北而去。风尘仆仆的路途,穿过了苍郁的月夜之森,度过了底拉斯河,一个晚上的时间,便来到了宽阔的卡卡拉平原,原本这个地方是没有公路的,但是在凯的指挥下,如今这里是西大陆道路最密集的地区。

  卡卡拉平原是位于通关之地西边的平原,有底拉斯河流贯,在出海处形成了一个狹小的三角洲平原,是西大陆唯一能称得上肥沃的地方,很多西大陆不能种植的作物这里都能种,也可说是西大陆的穀倉。由于土地富餚,变成了周边国家覬覦的地方,但这里的人却坚持自己的独立地位,而且从外扈用了许多傭兵,所以也成了西大陆了唯一中立国。为了不影响卡卡拉平原的生产,就连辛德拉的军团向兽人王国出兵时,都会刻意绕过这个地方。所以凯才会吩咐士兵带敏至此。敏了解凯的用意,低下头默默地感激凯的苦心。士兵渐渐放慢速度,马蹄声踢踢踏踏有節奏的渐趨缓慢,前面的村子,是边境之村圣利诺。道了圣利诺后,士兵停下马车,道:“敏殿下,这里就是边境之村圣利诺了。凯大人有交代限你三天之內出国境‥‥……。”“知道了,谢谢你。”“还有,凯大人告知圣利诺的士兵天后再看到敏殿下的话,就要格杀勿论,请殿下自己要小心。”说完,士兵把马车转过头呼蕭而去,敏的心情也跟着跌到了谷底,一个人的旅行是孤独的,他并不认为自己能忍受那种感觉,恐惧感有如漫长的黑夜侵蚀他的心,敏站在草原一动也不动,想到不久之后便要流离失所,他甚至不敢相信这已成真的事实。

  “敏!”背后忽然响起了熟悉的声响。是伊利亚!她怎么会在这?而在伊利亚身旁成熟的女人,她一眼就看出,是夏洛特!两人站在枯黄的草地上,以令人屏息的笑容对着敏,毕竟他只是个十七岁的少年,敏表现出他童稚的一面,拥着伊利亚,圣至将行李打翻一地也不管,这时他想到的只有不要离开,伊利亚从小和敏一起长大,了解敏的想法,也将敏向孩子般地拥在还里。

  伊利亚在敏耳边细细道:“凯殿下所做的决定,对你其实是一种保护,希望你能谅解。”虽然敏也心知如此,但总不免有一种悲悽的感觉。“凯的伤势还好吧?”敏问道。

  在旁的夏洛特道:“经过治療后已经完全复原了。”敏听了夏洛特的话后,才松了一口气,又问道:“对了,你们是怎么来的啊?”伊利亚笑了笑道:“是夏洛特大人用幻兽‘风虫’载我们来的。”风虫这种幻兽并不是攻击形的幻兽,它能以极高的速度在地面移动,所以主要的用途便是用来高速移动,但是风虫的数量极少,全世界拥有风虫的,不超过五人。

  “咦?风虫?”敏一脸狐疑地问道。伊利亚有点惊讶地道:“你不知道吗?”敏尴尬地笑道:“我看过幻兽不多,光之龙、镜蠱……还有雷神拉姆。”“唉,实在有够孤陋寡闻……算了,今天是来送行,不是来骂人的。”看着敏充满无辜的表情,伊利亚不禁“哈”地一声笑出来。此时夏洛特以柔顺而略带严肃的语气,向敏缓缓地道:“敏啊,这次的旅行危机重重,但这是你唯一生存的机会,你要好好保重,知道吗?”敏皱了皱眉:“我知道了。”夏洛特又道:“如果不送你出去,除了要赔上你的命之外,可能又要免不了一场大战……‥‥‥”敏深知自己的鲁莽:“对不起。”但实际上那也是逼不得已的事。择,好好地善用亚鲁迪玛剑,这也是你的宿命。”美丽的女祭司向伊利亚打了个手势,伊利亚随即从包袱里拿出一些奇特的东西。其中两个形似蛹的东西,成米黄色,而表面有如蟾蜍皮般有大大小小不一的突出物,甚为恶心。敏官除了半晌,却也看不出是什么生物的蛹;而另一样则是一个护手,在末端有三支分歧的爪,似乎有人在里面灌上魔力。不待敏开口,夏洛特对着又惊又疑的敏道:“这两个蛹是幻兽‘忌息’和‘暗魚’的蛹,忌息有治療伤创的能力;而暗魚则能使敌人陷入黑暗之中。”“忌息和暗魚?”夏洛特接着道:“这是凯和我送你的餞別礼,希望对你有帮助。”敏将两个蛹接了过来:“谢谢你。”“而这个护手不是普通的护手,它的名字叫‘加洛斯之爪’,是古代贤者加洛斯所加持过的古代兵器。”敏将“加洛斯之爪”接了过来,又问道:“这个护手有什么特殊效果吗?”夏洛特并没有回答,只是道:“快点和幻兽订契约吧,我来帮你做结界。”说完,夏洛特以手指再胸前轻划了个六芒星,地面出现了白色的线条,渐渐形成了圆形的结界。伊利亚将蛹放进结界中,以细微的音量念着咒语,忌息和暗魚的蛹接连地打开,出现在三人的面前。和幻兽订下契约后,幻兽即会听从契约者的呼唤出现,施展它的特殊能力。其代价是摄走契约者的魔法力,如果一但契约者的魔法力消耗殆尽,幻兽便会开始吸取术者的生命作为能源,而幻兽的强度,也取决于术者的精神力,所以幻兽和一般魔法咒文最大的异同处,就是在于危险的程度。

  夏洛特暗忖:“虽然敏自己还没有察觉,但在他体內确实有股惊人的魔力存在,加洛斯之爪可以抑制它体內过强的魔力,但是……‥‥”伊利亚察觉光之祭司皱着眉,似乎心有所虑。“夏洛特大人,您怎么了?”“咦!?啊‥没事。”夏洛特如梦初醒:“敏!”“是!”敏充满信心的吼声在宁静的夜显得特別宏亮。“准备进入结界!”敏拿起亚鲁迪玛:“是!”〈另一方面〉月夜之都的禁卫士兵以其长期训练的嗓门,极宏亮地传呼道:“草原王国辛德拉特遣使者驾道。”那位来自辛德拉的使者,身穿黄金耀眼的綢缎,大摇大摆地走进月夜之城的正殿。这人身材极为肥胖,凸起的肚子不知摺叠了几层,每走一步那肚子也像有生命四地左右晃动,凯看在眼里,也不觉恶心莫名。这人正是辛德拉的祭司,身上那件金色丝綢和紫色搭配而成的华丽僧服不仅没有衬托这个肥胖男人的圣性,反而更强调了它的庸俗。

  辛德拉祭司来到了凯的面前,张开油膩而肥厚的嘴唇,一张一闭间居然以起了全身的震动‥“我邻国的王,凯殿下,进来可好?”虽然凯废除了晉见必以跪姿的规定,但再礼貌上臣下晉见凯时都会行礼;但是这个邻国祭司似乎有意轻蔑,以极粗鄙的姿势不断地抖动着他过度肥胖的身体。

  眼见这位异国祭司竟有如此下流的举动,凯暂时熄灭了心中的怒火,沉吟道:“不,不怎么好,別忘了我们刚才击退了某国的侵略。”辛德拉祭司脸色大变,一下子皱起被赘肉包满的脸,揪成一团,凯看了并没有感觉到他的愤怒,只觉得可笑。事实上,这次他是要和凯作和议的,所以他又将脸便唯一副奉承的模样‥“请‥‥‥请別这么说,对于这次的行为,我国深感歉意,只希望凯大人能接受和议。”“你应该知道的,我是从不出兵攻击邻国的人,是不?”“是的,非常感谢您的宽宏大量。”目的已经达成了,异国祭司又摆出了轻蔑的态度,不怀好意地道:“凯殿下,我听说贵国叫敏的人盗走了被封印在大地裂目的神器,不知传言是否属实?”随后那肥胖的祭司发出了不堪入耳的奸笑。

  凯壮逤的身体陡然震了一下,他不知道自己惊愕倒什么程度,一时之间血像头上涌来,耳际间发出了嗡嗡的声响,他以略不成声的口音道:“是的。”他內心暗忖‥“奇怪,不过一天的时间,消息就传到了草原王国?为什么这么快,不可能,难道有內奸?”接连不断的问题来到凯的脑中,但是他并没有把一连串的问题脱口而出。

  “我已将那人赶出国境,给予适当的惩罚了。”令人不愉快的声音又再度响起:“凯殿下,请你好自为之,你应该知道毀约国的下场。”凯自然比谁都清楚,因为当初这个公约的提案人就是凯。“既然您已不承认敏和兽人王国的关系了,那么……‥如果我们抓到敏,将他处死的话……嘻嘻嘻……您不会介意吧?”此时兽人王国之主的忍耐力已经到了极限,他何尝不想把那放肆无礼,脑满肠肥的混帐傢伙的头活活擰下来,但是双方来使不杀之,如果这时凯没有国家的拘束,早就下手了,但事却常与愿违,他只能冷冷地看着肥胖的祭司,毫无血气地道:“你……‥到底要说什么?”只见辛德拉祭司又露出了诡异的笑容:“老身只不过是想提醒殿下罢了,……既然协议已经达成,老身就此告退了。”接着又已难看的姿势打了个手势,然后转过身抖动起身躯,临走前还在阶梯上吐了一口口水。凯站了起来,护身的鎧甲撞击产生了金属的摩擦声,对于那有圣譽无圣名的无能祭司的百般轻蔑,只能无奈地叹口气。凯猜现在自己的脸色一定十分难看,因为伤刚复原路賀,只是呆呆地站在旁边,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敏啊,你一定要活着回来……”当敏被清澈的露珠悄悄地打醒时,一层散不去的哝雾如细丝如牛毛地滴着一点一点的小雨,敏伸了个懒腰,将坐骑带到森林中的小湖喝水,自己也吃起伊利亚为他准备的乾糧。昨夜一直到清晨,好不容易和幻兽订下契约后,伊利亚就帮敏要了一匹马,急急忙忙地出了卡卡拉平原,来到了平原北部沿海的一座森林。由于幻兽只承认比自己强的为主人,所以敏也是耗尽了体力和幻兽周旋到底。

  “实在是太匆促了。”敏不禁自言自语苦笑道。匆促归匆促,但是敏这次的判断实为明智之举,如果他在出国境之后选择走平原公路的话,现在可就没那么清闲,可能就要被草原王国的边境军给追击了。敏掬起了澄澈的湖水,手接触水面的一瞬间,如纹的漣漪一激而起,水面倒印的影像合成了一片油绿的色印,也扭曲了敏的脸颊,他将水泼在脸上,试图赶走沉沉的睡意,一阵寒意穿透肺腑,果真让他睡意全消。他将装备整理一翻后,又再度跳上坐骑,在马鞭的驱使下,马发出了嘶鸣,似乎感叹自己命运不断地向前奔走。在有点寒意的小雨中赶路,丝丝水滴沾上了他的脸,停留在面无表情却带有一丝哀愁的流浪者脸上,冰冷的触感有如一再提醒他自己是一个被遗弃的人,惆悵就更多了。但是有“森林游击队”之称的种族“哥布林”没有让这想穿越森林的人太多时间去思考。

  一声尖銳的羽毛声,随着一阵风呼蕭过敏的耳稍,刺进了旁边的大树上,晃动使得树上飘下的枯叶也随之卷入这场突如其来的风暴。那有着侏儒身高而面带邪恶之气、穿着粗布、长得极为丑陋的矮人正为自己的失误而跳着脚。那就是哥布林吗?转眼间,从树上接踵出现了三个哥布林,各拿着短刀,包围住路经此地的流浪人。敏把受到惊嚇而脚步慌乱的马安定下来后,又以加洛斯之爪挡开袭来的冷箭。对于迟迟未将这猎物得到手的哥布林,正以奇怪的语言嘈杂地交谈着,使整这森林充满了空洞的迴响,此时敏心中暗忖:“哥布林早已准备好这个陷阱,等着我跳进来。久战对我不利,要尽早结束。”树上的哥布林发出了令人讨厌的吼叫,从树上跳下来,“碰”地一声落在地上,其中一个很快地跳向敏,挥出手上的短刀,敏又以装备在左手的加洛斯之爪将之挡开,金属刺耳的撞击声也出来凑着热闹,又有另一个从敏的右边直袭而来。

  “糟了!来不及了!”敏在倉促之间由下方的空隙抽出沉睡中的亚鲁迪玛,原本敏只有防守的意图,但一瞬间亚鲁迪玛发出了一道强光,只听见攻来的哥布林怪叫一声,从此失去了视力,敏趁机向上砍去,那哥布林的脑袋出现了一道裂缝,接着喷出白色混合红色的液体,浸濡了四周的土地。那哥布林脑上失去的那一片飞到了同伴们的面前,其他哥布林扭曲了原本就狰狞的脸,似乎有意要为死去的同伴报仇。

  “刚才的强光是……”他看着亚鲁迪玛疑道。但他马上将思路转回想取他性命的哥布林身上。带罪的流浪人作出和幻兽契约的手势,向着正朝他杀来的哥布林:“生存在幻兽界的幻兽啊,我以敏之名命令,遵从契约的约定,出来吧!暗魚!”不久才和敏订下契约的暗魚从手中的黑色空间现出原形,包围住想接近敏的愚蠢妖怪,在哥布林的眼中,忽然间大地不见了!忽然间熟悉的树林不见了!蓝色的天空也不见了!陡然之间,眼前所剩下的,只有一片黑暗。他们拼命睁大眼睛,想看清楚自己到了什么地方,可是四周的黑暗,是如此的哝稠,完全看不到,他们也试着伸手四处摸索着,不断地移动身子,然而,哥布林像是身处在什么也没有的虛无空间之中,不论他们如何努力,也什么都碰不到!而且,他们也开始感觉,自己的双脚,也根本没有踏在土地上,整个人,像是飘荡在空中,可是又不是飘荡,心中油然产生了无数的恐惧、徬徨、无助、失落、和一种极度得不安。

  自然,那是敏的幻术。敏趁着矮人被幻术给迷惑的同时,拉紧马绳突破了包围网。“好!就一股作气冲出森林吧!”敏暗忖。但他却差点被自己的轻忽断送生命,坐下的马陡然一震,将敏从马被上摔了出去,一支飞箭以将不偏不倚贯穿马儿两眼中央,马抽蓄了一会,向前又走了几步,终于结束了奴役的一生。

  “糟了!难道还有其他哥布林?”他摸着刚从马被上摔下来的地方,隐隐作痛,有些气愤地道。之前对哥布林的作战,可说是极其完美,但严格说起来,敏只是个经验不足的小伙子,而且这是他第一次单独和敌人对战,能打到这种程度,一方面是凯长期对他在体术的训练,另一方面是阿鲁卡特的魔法修行,所产生的效果。但光靠这些,是不够的。如果是一挑一,任何哥布林都不是敏的对手,偏偏哥布林是採集团作战的种族,敏自然会吃不消。两三个愤怒的哥布林又冲出来,其中一个向敏射了一把小刀,但还未碰到敏,敏已先向前跨了一大步,那个哥布林正好扑往亚鲁迪玛,敏顺势挥刀,哥布林应声一分为二。其他两个气势早已被敏摄住,不停地从口中叫出一些敏听不懂的语言。两个哥布林一齐胡乱挥着小刀,但还没进入攻击范围,就已气喘吁吁,他们完全违反了作战的原则----看清对方动作伺机而动,只是凭着一时的血气蛮干。于是敏在他们放下刀子喘气时,让他们一起步入西天。但敏还是突破不了包围网,他愤怒地吼道:“真是烦死了,別老是缠着我,如果你们不想死的话……!唔!”就在敏怒气直上的同时,敏感觉一股强大的力量陡然出现,如暖流一般,灌注入敏的身上;倏然间,亚鲁迪玛剑身射出千百道如丝的光芒,环绕在敏的四周,不只是敏怔了一下,森林遊骑兵们不得不被这诧异的景象所摄,连忙退了两三步,甚至不小心跌坐在地上。一个像是首领的哥布林,似乎勉强压抑了惊恐,以他绿色丑陋的脚加速向敏冲去,用长爪由左而右橫劈敏的腰部,但是距离敏约半步的地方,出现了青色的结界,将又惊诧又愤怒的绿色矮人弹开,一头撞在树上,在树上染上了一层红色的液体,可见其势之强。

  敏感觉到异常难过,五脏六腑似乎在翻腾似的,一直震动的身体,像是要爆开一样。“唔……啊……‥”敏以亚鲁迪玛剑撑住身体,但双脚却由不自主地往下沉,痛苦地半跪在地。从体內传出的魔力如电流般环绕着敏,发出霹哩啪啦的声响,又使痛苦加深了一层。

  “糟了……‥‥意识开始模糊了‥‥在这样下去的话‥‥难道我就要命丧于此了吗?”敏心里虽然着急,但渐渐地,四肢已开始失去知觉‥‥。

  忽然间,敏若有似无地听见一个声音,那是一个男子的声音:“不要慌张,那是你体內魔力的失调。将你的思绪沉静下来,否则会逆冲得更厉害。”不知什么时候,敏面前突然出现了名男子,他转过身来向敏道:“你趁现在好好调息,这段时间內,我会帮你掩护的。”那男子有着一头金色的头发,即使在细雨中也如碧玉般闪耀,显露出一种与众不同、不可侵犯的气质。

  “感激不尽。”那陌生的男子说的话,竟使敏有一种极能信任的感觉,于是敏便将自己的生死交给了个位男子,闭上眼睛调息。

  那金发男子向躲在树后的哥布林吼道:“好了,谁要先上?一起来也无所谓啊。”一阵挑釁后,用极快的速度将剑抽出。虽然哥布林不懂他说什么,但也明白他的意思,周围的哥布林莫约七、八个同时跃起,想一举将突然出现的男子分成肉块。如果是一般剑士,在这种情況下,只怕也难以全身而退。

  但只见那男子极为从容地挥动手中的剑,那剑有如流水一般穿越了从四方杀来的哥布林,七个哥布林随即成为血肉模糊的尸块飞舞在空中,混着正在飘扬的血雾,形成了哥布林最恐惧的地狱,在诧异和恐惧的指使下,剩下的哥布林们放弃了尊严和手上的武器,向四方逃逸而去。

  那男子见此状,也不打算追击,将剑收回了剑鞘。回来看了看敏的伤势,道:“怎样?还好吧?”敏勉强笑道:“已经,好多了,谢谢你救了我一命。”他挥了挥手,表示自己已经恢复。“平常人没事不会随便走森林的,为什么要选择这条路呢?难道你不知道这里常常有哥布林出没吗?”那男子敏问道。

  “其实我是从兽人王国偷偷入境的。”“原来是为了躲避边境守卫兵的追击才进入森林的啊。”那男子毫无忌惮地笑着,丝毫没有发现敏在一旁尴尬地苦笑,这时那男子开朗的笑容中,已经没有刚才那种骇人的杀气。

  那男子停下了笑声,道:“啊,不好意思。还没自我介绍呢,我叫克来多。克来多?史特来。”“我‥我叫敏。”“好特別的名字啊。对了,为什么你要偷偷进入草原王国呢?”敏叹了口气,道:“说来话长,总之,我是被驱逐出境的。”“驱逐出境?你了犯罪?”敏点点头:“因为我无意间打开了这把剑的封印。”说完,便将亚鲁迪玛拿起,给克来多端详。不知什么缘故,敏对克来多很信任,所以毫无顾忌地将许多事情告诉他。

  克来多看了一眼,便毫不犹豫地道:“神剑亚鲁迪玛。”敏瞪大了眼,惊道:“你晓得?”“告诉你吧,敏。能打开这把剑的封印的人,只有两种‥一种是像凯那样拥有强大力量的人;另一种,就是和希鲁有关系的人,才能打开那封印。”“!!什么!”当敏正因克来多的感到惊愕之时,沉眠于剑鞘的亚鲁迪玛震动了起来,而克来多腰际的那把剑也如有生命般不停地晃动。两把剑被一道光连接在一起,像是在交流似的。

  只见克来多不极不徐地开口,道:“看来,两把剑已经开始共鸣了。”这次敏的脸几乎惊愕地过度扭曲,像在扮鬼脸一样,脸部僵硬的动作好不容易才吐出几个断断续续的字‥“共‥共鸣!难道说……那把也是……‥!?”“没错------神器拉格那洛克。敏,在你体內蕴藏了一股非常强大的魔力,只是你还不懂得如何去使用而已。记住,千万不要让任何人抢走亚鲁迪玛,否则后果不堪设想。有野心的人都在寻找六神器,拥有神器就表示随时会遭杀身之祸,千万不要随意显露于別人面前,知道吗?”敏点了点头,脖子居然发出“格格”的声响,可见其僵硬之程度。敏问道:“那么你也是为了躲避別人抢夺神器,才进来森林的?”“是的。”克来多笑了笑道:“好了,我也该走了,你就好好保重吧。从这里再向北走,就可以看到一个小村落了。你就在那儿些个脚吧。”克来多吹了个口哨,一只黄色,约高一人半的巨鸟从草从中探出头来,摆头摆脑地跑到克来多旁边。

  “克来多!”敏叫一声“我们会再见面吗?”他将头侧在一边,金色的头发将他的眼神掩盖,增添了一份神秘:“一定会的。”他骑上了那黄色的巨鸟,那鸟发出“库耶”的叫声,载着克来多跑出了敏的视线。“另一个拥有六神器的人……‥‥克来多……‥‥”


Top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