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周易研究会
查羽龙-->光明之箭-->深井
深井

  郭尚云再次轻敲控制键,又一层数据流泻而出。

  叶红枫的嘴不知从什么时候因为惊讶而张开,如果没有看错的话,那具形状颇有些怪异的储备箱被标注的高度竟然是302米。

  这怎么可能!

  “你没有看错,理论上,考虑到储备箱自身阻力影响,PB燃料至少得在380万立方米以上,所以你看到的这个储备箱,它实际比中银大厦还要高15米。”

  这几乎是一种不可思议的设计。

  “这设计不算太离谱。记不记得,16年前试航的‘追光者’号,就已经能携带200多万立方米的PB燃料进入太空了,其实体积并不是问题。”谈到光明之箭,郭尚云的语气轻松了许多。

  “那不一样,据我所知,‘追光者’号是夸克增益模型,是可以作平射起飞的。而像光明之箭这种异次元超想结构,按理论只能是立射升空才能保证穿越大气层。”

  “也没错。这次光明之箭就是准备立射升空的。”

  “这不可能。”叶红枫几乎是下意识地叫了一声,“300多米没有地基的建筑,立在地面上,就算满舱重负载的情况下,它也绝对抵御不了3级以上的轻风。那岂不是风一吹就倒了。”

  郭尚云同意:“不过立射并不一定要立在地上。”也许是怕叶红枫没有听懂,他随即又补了一句,“我说的302米是指地下,整个储备箱完全在地下。”

  “地下,整个箱子完全做在地下了?”这几乎又是叶红枫所无法想象的。一尊埋在地下的光明之箭,那究竟是种什么样子。

  郭尚云解释:“从建筑之初,我们大约花了一年的时间向下挖掘了300多米,整个箱体是后来用特质合金一次浇铸出来的。那地方我们叫它‘深井’。”

  叶红枫终于懂得了“深井”的含义,但这个解释是不是也太演义了。

  “这能行么?”叶红枫不得不有些怀疑。她实在觉得这几年蓝圣地上的人们胆子愈来愈大了。

  “这是反复论证过的,我不敢说这是唯一的方法,但至少这是个不错的方法。试飞的时候只要把太空主舱平移到发射口,和储备箱顶对接,像这样……”郭尚云移动着监视屏上的模型,慢慢演示了一下,“就可以直接拔地升空,很简单。”

  “简单?”叶红枫有些接受不了,“你是说让这个300多米的庞然大物自己破土而出,再飞上天去。”

  “就是这样。”郭尚云的语气仍显得很平和,他调整控制键,让屏幕上的模型又翻转了一些角度,露出储备箱的底部,“借助深井的结构,这里的反喷动力足以推动600万吨以上的重物,让与中银大厦大小相似的光明之箭破上升空并不困难。”

  中银大厦?飞上天?

  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情形?

  叶红枫的表情有些像是硬吃了三串朝天椒。她总算明白林潇雨的那句“惊心动魄”了。

  要是那样,不惊心动魄才怪。

  叶红枫开始觉得,她倒是真的有必要在这里多考察考察了。

  一阵急促的敲击声。

  叶红枫循声望过去,萧萧的脸上竟满是焦急之色,她发现,主机台边一盏报警黄灯忽然闪烁起来了。

  报警?

  没有注意到什么时候郭尚云已经绕到了主机数据显示屏那面。

  空气瞬间紧张起来。

  萧萧用手势飞快地向郭尚云比划着,郭尚云的眉头开始渐渐攒起,愈攒愈紧。从那一脸油然而升的严峻表情,叶红枫绝对看得出,那是不小的麻烦。

  叶红枫也慢慢绕过控制台。她还看不懂萧萧手语中的意思,但主机数据显示屏上纷乱的数据已足够说明一切。

  “出问题了?”

  “Q值超标,可能已经影响了深井的第七单元。”对讲器发出急促的蜂鸣,郭尚云随手嵌下接听按钮,监视屏上闪出武浩的脸:“郭工,上面看到新的变化了么?”

  “看得到,你那里情况怎么样?”

  “不好说,第七单元的Q值还在波动中,我看可能还会长。”

  “不能再长了,现在已经是临界状态了,一旦突破,后果不堪设相……”

  “要不然从上面把应急泵打开,先缓解一下压力再说。”

  “先不要动,那样也是治标不治本的办法。”郭尚云在急速扫视着四周显示屏上的数据,“武浩,你马上把第七单元的加固套筒锁死,注意观察,我这就过你那边去。”

  萧萧在一旁不知又比划了一些什么,郭尚云点点头,转身去提仪器包。

  在叶红枫眼里,郭尚云也许永远都摆脱不掉忙碌了。郭尚云只匆忙地告诉她:“等徐晔他们回来,让他们先给你安排一下,恐怕整个下午我都得待在深井下面了。”

  叶红枫似乎有话想说,但欲言又止。

  从大门出来,郭尚云几乎和高博撞了个满怀。

  郭尚云一脸严肃的表情,着实让高博吓了一跳。

  “怎么?郭工,出什么问题了?”他忙问。

  “还是深井那边的Q值。我再下去看看,有些事在那边临机处理会方便一些。”

  “要不我去叫小冯和罗天远,大家一起下去?”

  “暂时还用不着。等他们回来,你们先在上面把这一两个小时的数据波动分析一下。有问题及时和底下联系。”

  高博点头,郭尚云像是忽然间想到了什么,回过头招呼:“对了,老高,你让他们帮叶红枫安置一下,她恐怕得住一段时间了。”

  “没问题,一会儿我去办,滨海别墅怎么样,那边环境不错。”

  “去问她吧,随她愿意,住哪儿都可以。”

  郭尚云快步走下台阶,高博在背后摇头道:“你可真行,对老婆那么省心。深井那边完事后想着早点回来,别让人家小叶在这里还独守空房。”

  郭尚云没有回头,肩头微微耸动了一下,脸上飞过一抹苦涩的笑容:“老高,你怎么总婆婆妈妈的。”

  深井的出入口在试验站对面的紫红色建筑里。传送通道的构造很有些像那种古老的煤矿的坑道。在倾角足有15°的陡坡另一端,直通到2千米外的地下,那也许真的是一个充满神奇的地方。

  郭尚云随手把仪器包丢到传送车的货仓里,自己拉开侧门,坐进车中。

  传送车启动。

  这时的走廊上,忽然响起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米色的风衣随风卷动起裙摆的一角。

  郭尚云愣了一下。

  居然是叶红枫。

  似乎在踏上走廊时,叶红枫的眼就迎住了郭尚云的目光。

  她走得很快,直走到在传送车边才站住。

  郭尚云用疑问的目光看着叶红枫。

  无言片刻。

  叶红枫要求:“我想过了,我该到深井下面看看的。”“不行。红枫,别这么死缠着我,好不好。你答应给我时间的。”“那根本是两回事,答应你的事情我一定照做,但这并不妨碍我下深井考察参观吧。”

  “你到底要考察什么?”

  “你不能否认我也曾是追光小组的一员……”

  “但你现在已经不是了。”

  “可我现在仍然有权了解它。”叶红枫有意地将挂在颈中的红色考察证在郭尚云的眼前晃动着。

  “别总拿那张红纸片说事。”郭尚云的眉宇之间流露出不快,“总之,我说那里现在不宜你做什么考察。我有权约束这里的每一个人。”

  “但不包括我。”叶红枫仍然坚持,“我想过了,我要下去。”

  “你……”看得出郭尚云有些愠怒,“我也想过了,我说不行。”

  叶红枫没有再争,只是慢慢将红色考察证举到郭尚云的眼前。

  沉默良久。

  郭尚云转过头。

  传送车的另一扇侧门忽然打开了。

  —300m。

  殷红的数字和那条标划高度的红线清晰地留在出口对面的墙壁上。

  监控室就在舷梯下面的小屋里。

  除了有不少储备箱维护人员经常出入以外,这里和蓝圣地上的其他试验室好像并没有更多的不同,很难让人感觉到这已是300多米的地下。

  从夹道走进去,就看到了一大堆各式各样的监控仪器、一大堆各式各样的缆线和挤坐在角落里的武浩。

  武浩看见叶红枫的样子就好像是整吞了六个生鸡蛋:

  “哎?枫姐?!”

  郭尚云评价:“活见鬼!居然发给她红色考察证,天知道王总他们到底在想些什么。”

  他一面抱怨着,一面快速地扫视着面前几台监视屏上的数据:“现在怎么样了,有新变化么?”

  “很不好,第七单元的Q值波动频率还在加剧,振幅上限很不稳定,随时有突破的可能性,郭工,你看这里……”武浩用手指点着屏幕上几组闪动的数据。

  “加固套筒锁死了么?”郭尚云问。

  “七个全部锁死了,稍稍有些改善,变化并不大。”

  郭尚云的眉头攒得更紧。

  半晌。

  他拍了拍武浩的肩头:“你看如果把一、二号应急泵打开,第七单元得多长时间才能受到比较明显的影响?”

  “大概30分钟吧。”武浩略微思索了一下。

  “不过,大量PB燃料的泄漏,会给上面带来不小的麻烦,搞不好会直接影响试飞的。”郭尚云沉吟,“不行,我得到二号平台看看,那边的感应比这里清楚,万不得已的话,只能直接从那边启动应急泵了。对了,我让老高他们去分析数据了,希望能快点儿弄明白是哪儿出的错。上面有MAIL下来的话,赶紧通知我。”

  郭尚云转身要走,忽然又看到身边的叶红枫。叶红枫看样子还想跟他出去。

  “不行。你要不是诚心来捣乱的话,就老老实实待在这里。武浩,你负责给我看着她。”

  叶红枫这一次没有再反驳。

  武浩望望郭尚云的背影,作了个鬼脸:“枫姐,你和郭工真是一点儿久别重逢的样子都没有。”

  叶红枫站在正面的监控台前,似乎专注地看着什么。

  武浩招呼她:“枫姐,好久没见了。没想到你能来这里。”

  叶红枫转过头笑了笑:“挺难想象的,这地方会是这样。”

  “是呵,地下300多米。”武浩应道,“够气派吧。”

  监控室里的空气好像稍稍放松了一些,叶红枫脱去外面的风衣,坐到武浩旁边的位子里:“真没想到这七年里,你们的进展这么快。我可是有些后悔了。”

  事实上,叶红枫说这话也并不是十足的言不由衷,是不是有些后悔呢?

  天知道。

  “枫姐,是不是想回来?”

  “你们把事情都做成这个样子了,哪还用得到我。”回答不免酸溜溜的。

  “话不能这么说吧,它到底还没飞起来呢。”

  “我想它飞的时候,一定很好看。”

  “所以包括郭工在内,我们一直觉得你当初这个异次元超想结构简直是个天才的设计。”

  叶红枫淡然一笑:“那不是我的功劳,当年廖博士留下的本就是个不错的基础。”

  “不过,没有你的那份设计,光明之箭至少要晚出生三年。”

  叶红枫静静地端详着监控主屏上光明之箭那硕大的、翘然欲飞的骨架:“你们真的完全按当初的设计做的?”

  “只做了一些小改动,枫姐,我们把整个储备箱做成深井的时候,才发现这种做法有个意想不到的好处,你看这里……”武浩点动控制钮,让主屏上那骨架转过一个角度,露出储备箱的舱底,“在这儿,我们后来用了一种新的多点间歇式反喷结构,同时有意把深井做成密闭式的,反喷的气体因为积聚,会在井底产生一种高压,随着气体膨胀,机体就会被向上推动,就和发射炮弹的道理一样,最终让机体以一种极高的初速度弹出去,这样不必打开所有的喷射口就可以突破大气阻碍。那样,几乎能省出5%的PB燃料……”

  叶红枫“噫”了一声:“那不是正好弥补了突破亚光速障碍时亏损的那部分么?”

  “不错。”武浩告诉她,“从理论上有了足够的能量超越光速。但是这样做了之后,我们碰到个棘手的问题。由于底舱结构变化,Q值已经接近临界点,而且有瞬间超标状态出现……”

  “你们所说的Q值超标到底指什么,舱底承压?”叶红枫一直不解。

  “嘟”

  监控台上的红灯忽然怪异地闪烁了一下。

  “稍等!”武浩的神经像是被什么拨动了一下,霍地转头望向左监控屏上的那幅曲线。

  几乎是与此同时,对讲器传来郭尚云急促的询问声:

  “武浩,又看到瞬时超标了么?”

  “看到了。”武浩旋动着台面上的控制钮,“已经是第四次了。”

  “最近一次有多长时间了?”

  “大约17分钟,比上一次间隔短了五分钟。”

  “这种递减说明阀门挡板已经在失效了。通知上面,五分钟之内作好启动应急泵的准备,看来不能再耗下去了,得先排一些PB到外面去。”

  叶红枫一愣:“你们要把PB燃料排到地面上去,为什么?这种高能燃料暴露在空气中是要出火灾的。”

  武浩疾速地键动着主机,并不时地扫视着数据屏的反馈:“不得以而为之,这种价钱高昂的燃料,如果不是迫不得已,谁会白白排上去烧掉。但是Q值实在太高了,不这样的话,真等到阀门挡板彻底被冲开,恐怕只有哭的份了。”

  “到底Q值指的什么?”叶红枫只有再问。

  一个极其简单的物理公式:P=ρgh。

  液体某深度的压强等于其密度与重力常数及深度之积。

  这种简单的东西叶红枫当然决不会不明白。

  对讲器那边,郭尚云的声音充满了不快:“现在没时间给你说这种低级理论,你是不是还嫌我们忙得不够?Q值就是ρ值的变式,舱底承压系数。明白了吧,大小姐,你这会儿最好先少提些问题。”

  “舱底承压?”叶红枫的眉头攒动了一下。

  武浩在忙乱中接道:“由于高密度的PB液态燃料ρ值太大,所以造成第七单元底舱与反喷装置的接口阀门挡板承压过重,如果阀门挡板一旦无法承受重压,出现折裂,PB燃料就会大量泄漏……”他没有再说下去,后果如何,没有人不清楚。

  叶红枫吃惊,也许她远没有料到情况竟会如此危急。

  她不敢再打搅武浩,只是独自低头细细打量着数据屏上的数据。

  小屋中的空气再度因为紧张而凝结。

  片刻,叶红枫忽然忍不住摇头,“这真的是原来的设计?”

  武浩确认。

  “不,绝不可能。”她终于叫了一声。

  这确实就是最初的设计,主结构几乎没有不同。武浩再次确认:“枫姐,你发现了什么?”

  “不,我是说底舱承压值绝不可能这么高,这里一定有问题。”叶红枫认定。

  武浩承认:“只是我们一直分析不出问题所在,也许是当局者迷吧。”

  “这个值不对,小武,给我调T3层数据。”叶红枫忽然道。

  “叶红枫,你捣什么乱!”对讲器里郭尚云开始大声斥责。

  “调T3层数据。”斥责显然没有打断叶红枫的思路,要求近乎命令。

  武浩沉吟了一下,终于照做了。

  “不错,就是这个。”叶红枫扫视了一下数据屏,眼中闪过一道兴奋的光。她突地抄起对讲器话筒,“郭尚云,你们是不是没有关死第七单元入口的导流阀门。”

  叶红枫的判断很快被证实:“怎么能这样?那么大的负载加在一块底舱板上,Q值不超标才怪。”

  第七单元入口导流阀门?

  对讲器的那一边忽然没有了声音。郭尚云像是在思考着什么。

  难道阀门本应是关上的?

  武浩被叶红枫的举动弄得愣了一下:“枫姐,你认为问题在这里?”

  “第七单元的深度是整个储备箱的七分之一,入口导流阀门开着就意味着上面六个单元的压强完全叠加在底舱上,这要比阀门关着时候的压强大七倍。这么简单的问题你们怎么会忽视?”

  道理的确简单。

  “我们并没有忽视。”武浩解释。

  “底舱挡板一定另外设计了加强结构,否则现在已经击穿了。难道你们是存心开着阀门的,为什么?”

  “理论上确实像你说的那样,我们不是没有考虑过这点。但如果关死的阀门只能在升空后打开的话,动力系统就会有更大的麻烦。我们后来测算了一下,从主机发出开启指令,到阀门完全打开完成有效导流,至少要28分钟。这样很有可能由于没有足够的燃料流入第七单元接续,这将引起动力机构熄火,后果也许是灾难性的。”

  失速坠毁;或凌空爆炸?!叶红枫当然明白。

  “况且,升空时受加速度影响,关死的阀门还可能因为承受不住突然增大的压力而变形,甚至折损,直接造成机件失效。”武浩补充道。

  “不,绝不是这样,我想是你们忽视了设计中一个很重要的细节。”叶红枫一直在摇头。

  一个细节?

  对讲器那边,沉默良久的郭尚云忽然发问:“这么说在最初的么设计中,六、七单元间的挡板不仅仅是支撑储备箱的龙骨,还兼有分解底舱压强的作用?”

  “当然应该是这样。”叶红枫回答。

  对讲器里又没有了声音,郭尚云似乎仍在想。

  “可是升空后那28分钟的燃料补充又怎么解决?”武浩怀疑地问。

  “根本没有那28分钟。”这是叶红枫的解释。

  没有,怎么会没有?

  “确实没有那28分钟。”对讲器里郭尚云的声音再次传出,“武浩,她说对了,看来我们这段时间里自己给自己布了个局,而且愈陷愈深。”

  突如其来的结论把武浩弄得一头雾水,他抬起头有些茫然地看了看对讲器,又看了看叶红枫。

  郭尚云继续道:“我们一直太在意对每一个细节的人为操控了。”

  难道这也有错?

  “郭工,你指什么?”武浩再问。

  “我们以前对开启导流阀门的理论计算犯了个很大的错误,这一步设计其实在实际中根本不存在。我忽然想到一件事,导流阀门关死的情况下,第七单元在点火升空同时需要排放大量的PB燃料,这就会导致舱内液面急骤下降,舱体上部出现真空,而第六单元此时满负载加速升空过程中,会因为加速度作用使底板承压数倍增大,这样造成导流阀门两面承压严重失衡,阀门会在加速瞬间被击穿,根本用不着主机发令开启,燃料会自动灌入第七单元接续动力。”

  “可那样阀门岂不是被毁掉了?”

  “也许这正是我们钻了牛角尖的地方。我们为什么非要保证阀门完好无损不可呢。”

  武浩愣了楞,忽然用手重重拍了一下前额:“对呵,我可真够弱智的,连储备箱最后都是垃圾一样一次性地扔在外太空,还有什么必要非得要求那上面的零件能重复使用呢。”

  这就是一个解开的结。

  武浩评价:“这两天这么着急上火真的很冤。”

  郭尚云下令:“把几个阀门都关上。注意其他变化。”

  有些事往往越把它当成个事,它就越是个事。也许真的有很多简单的事情,之所以变得很麻烦,就是因为人们把它想得太深了。

  而且——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嘟——

  监控台上的红灯又一次怪异地闪烁了一下。

  危机并没有因为找到答案而解除。

  又是瞬时超标。

  郭尚云的声音听起来仍很紧张:“这是第五次了。比上一次间隔又短了不少。武浩,关闭阀门得多长时间?”

  “大约十分钟。”

  “均线愈来愈靠近临界点了,能不能再快一点。”

  “这种半开启状态当初是设了保护墙的,拆解保护墙的指令很繁琐,我正在试着做。要是萧萧在这里就好了,保护墙有个应急通道,只有主机程序员知道。”

  “你是说MS解密钥?”叶红枫忽然插言,“应该在Q5层数据通道中,我帮你试试。”

  “对了,枫姐,我怎么忘了,这套程序最初就是你做的么。”武浩征询道,“郭工,你看是不是让枫姐帮着处理一下。”

  郭尚云有些迟疑。这毕竟不是可以闹着玩的事情。

  嘟——

  监控台上的红灯再一次怪异地闪烁了一下。

  第六次瞬时超标竟来得更快。

  这是一种有形的催促。

  “好吧,叶红枫,保护墙程序没有改动过,你有把握么?”

  “应该可以。有些东西人一辈子恐怕都不会忘。”顺口而出的回答,连叶红枫自己都觉得奇怪。也许光明之箭真的是在心里埋得太深,以致于它的每个细节至今仍然这样熟悉。她忽然想问问自己,对光明之箭来说,自己是不是永远也成不了局外人。

  “那好,武浩的台子暂交给你,尽量抓紧时间。武浩,你去副控台,把深井S’7排泄通道打开,两手准备,我看如果来不及的话,还是用应急泵先排些PB出去。”郭尚云居然真的这样决定。

  时隔七年,又一次坐进光明之箭的操控台中的感觉,也许让叶红枫很难形容。曾几何时,原本认为自己已经忘记了光明之箭的存在,但这一刻,她至少发现这种感觉错了。

  指令符随着叶红枫手指的跳动,流水般泻下。屏幕的数据频繁变换,主机在忙碌地运转,讯息沿缆线瞬间渗入光明之箭的心脏。

  时间在一分一秒地流逝。

  嘟!嘟!

  监控台上的红灯这次竟连续地闪烁了两下。

  武浩的脸色陡然变了:“两次。郭工,要坏事!”

  郭尚云焦虑的声音响起:“还差多少,叶红枫?”

  “已经开始动作了,你没有看到么?”叶红枫一边飞快地弹动着键盘,一边应答。

  “看得到,但太慢了。”

  “我已经尽力让它加快了,但很困难,大约还得一分钟。”她也同样感觉到危机抑制不住地走近,神经不由得抽紧。

  “太长了。不行,能不能再快,最多只有40秒了。”

  武浩的眼死死盯着数据屏上的曲线,红线仍在慢慢攀升。他似乎已经能听到底舱挡板在重压变形下的滋嘎乱响。“郭工,我看底舱挡板已经开始失效,看来顶不住这么长时间了,怎么办?”

  “见鬼!不能再等了,马上通知地面,二级警报,30秒倒计时,启动应急泵。看来这场火是非烧起来不可了。”郭尚云的语气,急迫中透出一丝沮丧。

  不得已而为之?

  警报声响起,充斥了深井的每一个角落……

  叶红枫仍在飞快地弹动着键盘,一种神秘的力量仿佛在驱动着她高速思索,也许这么多年以来,她是第一次体会了与光明之箭靠近的感觉。自己怎么会神差鬼使地下到深井里来呢,这与自己的初衷有什么相干?

  叶红枫此刻没有时间去细想这些,她的手仍然在警铃的催促下飞快地弹动着。

  时间仍在流逝。

  十、九、八、七、六、五、四……

  警报嘎然而止。

  空气似乎在这一瞬间猛地凝固。

  数据主屏上涌出两个殷红的字符:

  OK!

  导流阀门终于完全闭住,监控屏上的红线陡然停住了攀升的势头,转而回落,几乎是所有人同时舒出了一口长气。

  “OK!”郭尚云的声音在对讲器里仍掩饰不住一种欣喜,“解除警报,注意观察。”

  危机过去了?当导流阀门关闭上最后一线的时候。

  也许危机与祥和很多时候真的像这样,区别往往就在一线之间。

  这一切真的过去。

  所以叶红枫此时竟有些奇怪,自己怎么会坐到控制台中去的?

  她忽然发现,不明白的事情开始愈来愈多了。

  叶红枫总算又看到了蓝圣地的天空。

  所不同的是,圆月取代了骄阳,满天挂缀着星斗。

  叶红枫也许做梦也想不到:

  在蓝圣地的第一天竟是这样度过的。

  想不到的事情,也开始愈来愈多。

    ············

  『 中国周易研究院 』


Top  返回